千年壁画带来新创意《一带一路画敦煌

 

“穿越一千六百五十年,做一回敦煌画工”讲座现场“穿越一千六百五十年,做一回敦煌画工”讲座现场

  《一带一路画敦煌》系列涂色书发布会暨古老的敦煌与文化创意研讨会,于2016年8月24日,在北京国际书展(BIBF)开幕式当日上午举行。本次活动的主题是“穿越一千六百五十年,做一回敦煌画工”。活动现场不仅包括敦煌研究院专家老师关于“古老的敦煌”主题演讲,该书主创团队关于“敦煌与文化创意”的圆桌座谈,现场嘉宾还可以通过免费画笔,为1.2米高的喷绘区“敦煌壁画”上色。

  《一带一路画敦煌》涂色系列共3本,分别为《这盛世,如飞天所愿》《愿做菩萨那朵莲》以及《云想衣裳花想容》。本套书由敦煌研究院主编,广西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,北京十方星际传媒科技有限公司、甘肃恒真数字文化科技有限公司策划统筹。广西出版传媒集团党委副书记曹光哲、纪委书记徐升出席活动,并与中外读者亲切交流。

  “中国原创设计”成看点,吸引多家国外出版社关注。让世界通过一本“小”书,走进“大敦煌”。

  每年的北京国际书展,都会吸引全世界80多个国家、3000多家各国出版社来京,进行图书版权交流。将“古老的敦煌与文化创意研讨会”地点定在北京国际书展开幕式当天,这个举动也吸引了不少国外出版社对敦煌版权的关注。在活动现场,韩国胡萝卜版权代理白银英室长,马来西亚彩虹出版社副董事经理沈立康,爱力阳版权代理金总等多家国外出版社、版权代理机构,纷纷驻足,并饶有兴趣地就“Coloring for Dunhuang”进行探讨交流。

  在交流中,《一带一路画敦煌》的中国原创设计成为国际书展亮点,与《秘密花园》等国外涂色书不同的是,这套书左手页是斑驳的千年壁画原图,右手页是运用最新计算机技术从高清原图处理而成的保真线描稿,可以说,“左手是历史,右手是当下;左手是文化,右手是和传承。一张108g半透明硫酸纸、一张文物原大小的1308岁藏经洞国宝《金刚经》残卷线描。哪怕没有书法基础,不会拿毛笔,也不会写小楷,也可以在家用一只彩色铅笔穿越一千六百五十年,做一回敦煌“画工”和“抄经人”。让大漠孤烟中的敦煌静谧之美,抚慰城市中人们焦虑的心情。

  “1650岁的古老敦煌”与“新时代的文化创意”结合。国宝文物+书,能做出怎样的创意?

  敦煌专家、敦煌研究院文物数字化研究所所长吴健,在活动现场进行了20分钟的主题演讲。此后,恒真数字文化董事长丁小胜、该书策划人陈勇、设计师潘振宇、策划编辑袁靖亚,与主持人一郎进行了密切的圆桌座谈。

  国宝文物+书,能做出怎样的创意?一本手工极复杂、印制流程超长的“敦煌小书”,为何能上市即断货,1个月就紧急加印4次,印数超过四万册?自从2015年开始,从故宫到敦煌,“文创”成为流行趋势。2016年国务院发文,“要在保护好国家文物的前提下,推动文化创意产品开发”。习总书记提出要“系统梳理传统文化资源,让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、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、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”。这是趋势,也是机遇。

  用敦煌人的话说:“将敦煌留下来,不仅在于有形的石窟保护,还在于无形的敦煌文化的传承和发展。如果中国年轻人自己都不能再读懂祖先如此灿烂的文明,我们就算留住了有形的石窟,也失掉了文化的根基。”

《这盛世,如飞天所愿》全书以敦煌飞天为主题《这盛世,如飞天所愿》全书以敦煌飞天为主题

  《这盛世,如飞天所愿》

  一千六百五十年前,敦煌画工和你在做同一件事——为敦煌石窟上色。

  一千六百五十年后,敦煌研究院想做一件有意思的事——用一本“内含5个玄机”的书,给敦煌石窟上色。

  一千六百五十年前,你用朱砂铅黄,画一笔飞天独舞,你说用心细细勾注,可修得来世福。

  一千六百五十年后,我用彩笔拓纸,涂半纸璎珞千柱。为何千佛有形易画,情之一字难书?

  “你所有的骄傲,只能在画里飞”——《这盛世,如飞天所愿》是“一带一路画敦煌”系列涂色书的第一本。全书以敦煌飞天为主题,内附6张半透明硫酸纸和罕见壁画真迹影像,可以用临拓古法描摹壁画。内含25组“左右对照跨时空”涂色部分,左页是壁画真迹影像,右页是对应的黑白线稿涂色,在左右对照中体会千年古董壁画的历史和当下。全书附藏经洞大唐《金刚经》珍贵残卷书法跨页(文字可涂色),可以用彩笔给罕见国宝经卷的每一个原字线描涂色,极具收藏价值。全书所有可涂色线描稿,均非后人临摹,而是敦煌研究院运用最新科技,直接从古壁画中提取而成。

《愿做菩萨那朵莲》以敦煌菩萨为主题《愿做菩萨那朵莲》以敦煌菩萨为主题

  《愿做菩萨那朵莲》

  一千六百五十年前,你说菩萨无相,可我却拼命想在孤冷石窟中画出你的相。

  一千六百五十年后,你说天地无常,可我却执念在时空轮转中留住你的模样。

  “菩萨面前许个愿,千劫只为众生修”——《愿做菩萨那朵莲》是“一带一路画敦煌”系列涂色书的第二本。全书以敦煌菩萨为主题,内附6张半透明硫酸纸和罕见壁画真迹影像,可以用临拓古法描摹壁画。内含25组“左右对照跨时空”涂色部分,左页是壁画真迹影像,右页是对应的黑白线稿涂色,在左右对照中体会千年古董壁画的历史和当下。全书附一千四百八十四年前藏经洞出土的佛教经典《摩诃衍经》墨迹残卷书法,可以用彩笔给罕见国宝经卷的每一个原字线描涂色,极具收藏价值。全书所有可涂色线描稿,均非后人临摹,而是敦煌研究院运用最新科技,直接从古壁画中提取而成。

  佛说,菩萨本无相。《金刚经》云:“若菩萨有我相、人相、众生相、寿者相,即非菩萨。”

  而一千多年前的历代敦煌画工,却在苦寒孤寂的石窟中,执念要画出心中菩萨的模样。

  佛说,诸事本无常。一切“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”。一切和合消逝,参透皆是虚无。

  而一千多年后的几代敦煌人,几经浩劫依然守护着千佛窟,只为留住那壁画上菩萨的模样。

 

最近,山西壁画很“红”。在上海博物馆,为了迎接山西的九原岗墓葬壁画,拆了博物馆的大门;在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内,先后展出了山西高平开化寺壁画及大同云冈石窟研究院“摹制”而成的大同沙岭北魏7号墓葬壁画;而名为“保护与传承——山西寺观艺术暨文献展”也早在2017年4月在国家图书馆举办,寺观壁画的复制品成为那次展览的最大亮点。当人们驻足在这些留存千百年历史的壁画面前,思绪穿越千百年之际,可曾想过,昔日里这些深藏墓葬、寺观的壁画艺术,是如何呈现在大众眼前的呢?

A 2.4万多平方米壁画藏于“深闺”

2.4万多平方米是什么概念?以太原市图书馆为例,占地5.6万平方米,而把山西的壁画全部拼接起来,至少占到太图的一半。不过还有一点需要说明,目前的2.4万多平方米的壁画,只是我省现存的汉唐至明清的寺观壁画,并不包括出土的墓葬壁画。我省已故的著名文博大家柴俊泽先生就曾说过,山西的彩塑壁画内容丰富,风格各异,造型生动、气势宏伟,技艺精湛,在研究中国古代艺术、社会等多学科领域,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,是我国优秀的历史文化遗产。
  众所周知,山西被誉为“中国古代建筑的宝库”,山西元代以前木结构建筑占全国同期同类建筑的近80%,而大多与古建筑共存的壁画,其中各个时代较好的作品,能达到7000余平方米,其数量之巨大,画艺之精湛,仅次于敦煌莫高窟。如五台山佛光寺东大殿和平顺大云院弥陀殿内残存唐、五代壁画大约86平方米,是我国唐至五代寺观壁画的仅存之作;大同沙岭北魏7号墓葬出土的壁画,更是填补了北魏早期壁画考古的空白。柴俊泽先生在世时曾做过研究,他说历史上一些文人学土赏水墨不赏重彩,重山水不重人物,珍卷轴而歧视壁画,尊文人而卑工匠,致使许多壁画作者湮没已久,不为后世所闻。山西的寺观壁画恰好弥补了美术史的不足,宋、金、元乃至明代的许多优秀作品,多有确切年代可考和画师姓名,这无疑大大丰富了我国绘画史的篇章。
  “壁画艺术固然好,但保护起来是个难题。寺观壁画,没有办法搬走;墓葬壁画通常是原址保护,但是地下环境太复杂,墙体断裂、酥碱,壁画失色,这都是摆在我们面前的大难题。现在,人们提倡把墓葬壁画切割下来入库房保存,但是在日后的拼接中,会存在信息丢失等现象。而且,你需要恒温恒湿的特定环境,这也是日后面向公众展出时需要考虑的大问题。”之前,大同沙岭北魏墓葬壁画的“摹制品”在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展出,著名壁画专家杜晓黎说,因为壁画生存环境的特殊性以及稀缺且珍贵,很多壁画都深藏在“闺中”,它们独自消耗芳华,不能为大众展示它的美,这未尝不是一件遗憾的事情。

B 最好的山西应展现在世人面前

壁画的魅力在哪里?就以寺观壁画为例,它们绘制在古建筑的墙体上,当你身临其境,在古建筑中徜徉,能切身感受到壁画艺术的张力和感染力。墓葬壁画更加“金贵”,墓葬壁画呈现方式更直观,能迅速带你走入那段历史岁月,当你端详壁画上的一景一物,揣测着墓主人的身份地位,以及那时的生活时,历史就跃然眼前……这就是壁画带给你的冲击力,更是中国传统文化带给你的享受和滋养。这才是山西古代墓葬壁画火爆文博圈,乃至上海滩的原因吧。
  对于很多美术工作者来说,只要到山西,必然逛山西的古建筑,而古建中的壁画、彩塑,也必然是令他们心驰神往、流连忘返的“牵挂”。曾经,有一群有志青年,专门往返于山西的各大寺庙中,为壁画拍照留影,他们自掏腰包、大费周折,就是想把这些珍贵的历史遗存留下来,因为壁画的不可移动和不可再生性,他们生怕断了这条与古人对话的“渠道”,毕竟透过这些壁画,你能直观地看到古人的生活:他们端坐其中,宴饮宾朋;他们带着千军万马,驰骋沙场;再或者,百人游艺,其乐融融……壁画艺术,留住了历史,留住了记忆,也留住了古人的智慧,让中外文化交流、名族关系以及宗教信仰等问题,留存在了壁画中,无疑是山西文化一张有力的名片。
  所以,最好的山西,最好的山西文化应该展现在公众面前,而壁画,不失为一种传达最美山西、厚重山西的载体。

C 让壁画涅槃重生传递千百年文明

壁画无法再生,但是可以通过各种科技手段,使其焕发出新的生命,为公众提供了能走近它、欣赏它的机会。接下来,就让我们看看壁画是怎样涅槃重生的吧!
  修复后原物呈现
  在现代考古技术中,对于体量大、现场保护条件差的壁画,一般会采用现场切割入箱,搬入博物院的保护机制。对于此次在上海博物馆展出的朔州水泉梁北齐壁画墓来说,就是在修复后来了一场“乾坤大挪移”。
  省博壁画修复中心副主任霍宝强告诉记者,朔州水泉梁北齐壁画墓就是先在室内进行了修复,解决了壁画上色泽脱落、墙体断裂的问题,然后再搬到上海博物馆,按照原有的墓葬结构拼接复原。按照原有的墓葬形制摆放,然后展出墓葬壁画的真品,能给观众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。
  从临摹到3D扫描技术
  对于不可移动的寺观壁画来说,展现的方式就是等比例的高清印刷品或者临摹品来替代原作。在临摹这方面,敦煌研究院做得比较成功,几代美术家在敦煌奉献着,由他们完成临摹的作品颇具原作神韵,已经在全国多地巡展。
  虽说山西没有专业的临摹团队,但是却有执著于弘扬传统文化的摄影人。摄影师武普敖,就用大画幅相机,记录了山西古代壁画、古代彩塑和古代建筑的遗迹,最终通过照片的方式,呈现出了古壁画的精妙之处。此外,除了拍照以外,3D扫描技术也已日臻完善,通过全维度扫描,能精准捕捉到壁画的全部信息,也为日后壁画的复制工作,提供了坚实的基础。
  高精尖技术辅以壁画重生
  就拿大同沙岭北魏墓葬壁画来说,它的复制过程则是利用了高科技的“摹制”技艺,在用和壁画相同材质打造的地仗层上作画,用同等的矿物质颜料涂色,极大限度地保留了壁画的肌理和颜色,而考古工作者做绘画支撑,能本真的传递古代人所使用的器物、马车、服饰等信息,让公众欣赏到与墓葬壁画一模一样的作品。
  其实,就艺术品市场而言,已经有人率先在研制泥板画,然后节选壁画中的某一个细节,绘制到泥板上,成为一种美术产品得以展示。不过要说最巧妙的,或许还是利用投影仪展示壁画作品了。之前,我省一位年轻的导游闫鑫就利用投影仪的方式,让早已流失在海外的广胜寺壁画以影像呈现的方式,展示在该寺庙的墙壁上,让游客以此方式实地感受了《药师经变》的震撼之美。
  文化创意产品让壁画走进百姓家
  时下,我省大力发展文化创意产品,曾经的剪纸作品可以研发成瓷器,古朴的漆器可以做成钢笔,昔日的手艺人让传统文化焕发了别样的生机。同样,承载着传统文化的壁画,也应该古为今用,做成文化创意产品,走进寻常百姓家。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

在线咨询
联系电话

0755-28430264